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2018-09-07 16:58:01 左手拉拉酒业 4
左手拉拉酒创始人谢国银以打造左手拉拉酒的成功经验,做了一场“产品打造”为主题的分享和对整个产品战略的深度思考。
“用用户体验的思维去做产品,用消费品思维去做营销,以生活方式思维去做品牌,以商业文明思维做企业”,这四句话是谢国银多次创业后的深刻总结。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总经理 谢国银
此次谢国银的分享主要围绕古老的白酒要现代化、复杂的中国酒要做减法、基于痛点和场景做酒等方面。
选品功课必须建立在市场规律之上
2016年的5月我就创办了左手拉拉酒,在左手拉拉酒上市之前,我们准备了5年。所以说我对中国酒行业的熟悉程度可能超过了今天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这5年我几乎拜访了所有的核心产业区、每一个规模大的白酒企业,每一个产区里的省级、市级的产业人,每一个白酒协会的会长,分管白酒的司长,以及知名的农学院、白酒学院的教授。
这么长时间,我似乎在探寻中国白酒的真相,中国是白酒的故乡,到底什么是好酒,为什么这个行业会是这样,为什么这个行业没有强势的现代派品牌?5年的筹备中,我在了解酒的同时也在思考白酒的解决方案。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在研究后我发现,上游农业、中游工业、下游商业,白酒产业的整个产业链非常长。上游是农民的问题,中游是工业化的集中种植很少,专业分工不足,下游则是品牌集中度非常低,无人,无企业敢于突破传统,面向现代,开发现代派的白酒品牌。发现产业问题后,我们认定,左手拉拉酒要集约化、标准化、品牌化。
基于用户体验和消费场景做产品
做产品要先了解消费者的认知。在座的80后、90后年轻人是未来消费主力,年轻人眼中的中国酒的样子:
土:喝白酒和时尚没有关系,比红酒,洋酒格调低;
老:大型豪华酒店里端酒杯的都是中年大叔;
麻烦:喝酒的过程太复杂;
奢:一斤几千,几万的天价酒太多了,而且还分不出真假。
在白酒消费上有三个场景:买、喝、送。
我认为策略就是加减法,面对众多不懂行的消费者,给他更多的选择就是没选择。品牌厂商要用专业能力提前帮消费者做出选择,工艺、价格、包装都要统一,告诉消费者这个消费层次喝这个就可以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品牌认知问题。现在国内的白酒品牌更多是品类品牌和产地品牌,没有左手拉拉这样的强势现代派品牌。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让产品融入年轻人的生活场景
我们希望建立年轻的品牌,所以我们玩的不是传统的酒文化,传统的酒文化是在隔绝年轻人,要吸纳年轻人,就必须和现代的生活方式充分融合,突出酒的现代感、时尚感。
所以酒要做好,也要让酒和音乐、餐饮、旅行、艺术、设计做不断的跨界合作,让中国酒解开枷锁,走进生活,融入今天年轻人的生活场景当中。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的产品做“减法”
左手拉拉酒跟传统白酒的差异关键在三点:
一是形象,左手拉拉酒给中国酒穿上了西服,包装的改变让二者差异巨大;
二是视角,左手拉拉酒做的是快消品高运转的白酒,而不做老酒,从年轻消费者角度思考,白酒是需要入口的东西,我们追求的是精致、高品质、健康和安全,用科学做酒;
三是把复杂的白酒简单化,越是复杂的产品就更要做减法。